传媒

徐俊霞谈豫剧《秦豫情》小勤角色塑造:“超表情妹”走“极端”

字号+ 作者:中国艺术之梦网 来源:未知 2018-10-17 21:42 我要评论( )

超表情妹走极端 谈豫剧《秦豫情》小勤角色塑造 □ 徐俊霞 大型原创豫剧《秦豫情》里的小勤,是1942年300万逃亡长安的河南灾民中,一个14岁的向死求生的河南妞。

“超表情妹”走“极端”


——谈豫剧《秦豫情》小勤角色塑造

徐俊霞

    大型原创豫剧《秦豫情》里的小勤,是1942年300万逃亡长安的河南灾民中,一个14岁的向死求生的河南妞。1942年河南经历一场惨绝人寰的天灾人祸!大旱之后又蝗虫肆虐,庄稼颗粒无收,无粮而食千万众的中原灾荒年又遇日军烧杀掠抢,当局政府抓丁拉夫苛捐纳税,人祸天灾直接导致三百多万人被饿死,三百万人西出潼关向死求生。中原大地饿殍遍野,犬食腐尸、甚至达到易子而食的惨景。“小勤”就是随着这个极端的特殊人群来到西安城下走进了观众的视线。


     该怎么呈现这群饥民中的一份子呢或者是这群灾民的代表者?
     2016年2月份,我接到一个从来都不曾联系的一位“校兄”(此剧的作者杨林)的一条“无脑”微信:“欢迎加盟”便无有了下文?!两天后一个陌生号码打来说是西安市豫剧团团长赵鹏,邀约我加入他们正在打造的一个剧。听他介绍此剧已“几易其主(主演)”!目前“坐排”已经结束,序幕已下地排练,主人翁还没到位!(唉!做个剧容易吗,何其艰难)。我到组后匆匆看了剧本、匆匆坐到“坐排”桌前,面对大家看着刚进组的”小勤”的各种眼神,让我着实忐忑!!我拿着剧本开始跟大家对序幕一场的台词。稍静之后,开始对词的一瞬间,我莫名被这群“灾民”带进一个异常氛围里!良久,一个男演员撕裂地“那, 是长安”!一群女演员喘着压抑不住的激动气息,良久,“是, 长安”!所有演员屏住呼吸又一个良久......撕心裂肺地“啊!总算是走到了......”!我已泪流满面!我已如鲠在喉,我努力张了几张嘴都无法发出声音读出’小勤”的台词!空气凝重又凝固,大家静待“小勤”的进入!!!!桌面上均匀摆了几大包抽纸,我抽了离我最近的两张纸巾捂住脸泣不成声!
   

   “亚历山大”呀!
     人家已经进入到这么感人的人物塑造层面,我还没来的急把剧本通读一遍。但是,扑面的直感,导演组对剧本的渗透、对年的代把控、对演员的启发和拿捏在对词期间已感人至深。从坐排氛围里,我感受到了此剧要呈现出不同寻常的震撼!走出坐排会场,我迫不及待的要来导演阐述,恶补缺席功课,要求自己深度快速进入不敢懈怠。导演阐述里满篇“极端年代、极端环境、极端人性”,“非常态”,“残酷美、挣扎感、生涩状、撕裂态、扭曲形”,“冷、愣、横、宁、轴”,“扛、杠、力”,“大胆表现、斗胆打破”等等扑面而来!前所未有的平面冲击!有点懵!如遁浑沌!


    背词、学唱、融入、接纳消化,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我整个人进入到了机器人状态。

     大家伙又陪着我坐排两天。我从事多年现代戏创造积累了一些经验,凡遇新作都要追根求源,两天里我一边背词一边打开我的脑容量,满宇宙的想象呀。“我”十四岁的小勤,活在那个极端恶劣的年代里,该是什么样呢;身体很棒?心理素质很强?性情很倔?耐饿耐寒?能跑能爬?会躲炮弹会扒车、能在寸草不生的大地上找到果腹的东西、会绝地求生、坚信自己能扛过去?不然几百万人被饿死,活下来的不具备以上种种怎么能走到西安。


     下地排练的第一天我就把自己假设成那个活下来的小勤。第一场“抢地盘”,人物未出场,我就用声音造型使所有人感受到小勤很强势;我卯足劲喊一嗓子“那是谁,凭啥扔我东西”?让对方感觉我不是好欺负的!。这场戏的剧情是小勤远远看见有个男子(叫瓦块儿)动了自己的家当(河南担)。就不依不饶的跑上场指着对方吼道“你!凭啥扔我东西”?就这一句台词一个上场,让我着实动了不少脑筋。我本人四十六岁了,怎么演绎出一个逃荒来到西安,人生地不熟的十四岁小女孩的样子,还要跟一个逃荒来的男子抢斗?要用一般的,常态的方法去演,肯定达不到导演对这出戏“非常态”的要求。我明白一定要有超常规的表现。作为演员,我平时就好留心观察记住日常生活中的奇特场景。我有个两岁的侄女是一个“超表情妹”,她有很多很多异常夸张的表情和奇特的动作:有一次她跟一个三岁的小男孩玩恼了,侄女把一只手支在腋窝里,另一只手直指远方,歪着头斜着身,鼓着腮膀子说“去”!怒目圆睁又说“你不听话”!这种十足的小孩儿斗气动作,被我“偷”来,用在小勤第一场的出场“你(超表情妹的“指”势),凭啥扔我东西(双手支在腋窝)”哈!没想到,这两个动作让我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十四岁的小勤,面对生存不示弱的’轴”状。再比如;生活中我爸爸对我侄女一点脾气都没有,所以侄女就尝试着用她的方式“侵略”爷爷,早上我爸爸大声逗着她说,“豆豆好”!她却双脚跳起一手掐腰一手握着小拳头平划半周到对称耳根,猫着腰一脸的诡异,小嘴嘟着还歪着,大声说,“不好”!这个逗的我们前仰后合的表情,又被我借来巧用在小勤和瓦块儿争地盘的戏中,小勤得理不饶人的说,“谁规定这是他的地方,你喊看它答应不答应,你喊呀,你喊呀”!我在说“你喊呀”的时候,也双脚跳起,完成了“超表情妹”这个可爱又“欺负人”的动作。哈!我侄女长的小鼻子小眼,我们平时好逗她,说,“豆豆把眼睛睁大”,她就努力调整自己的五官,使其离开原来的位置,撑着眉眼咧着嘴,让我们看她的“大眼睛”。这个可爱又唬人的表情我也化用过来,用在剧中人物“三婶”出场时,小勤抱着胳膊撑着眉眼咧着嘴“哼”!表现出你们人多我也不怕。要是一般的“哼”就不是这个戏里人物了,我用“超表情妹”五官错位的感觉,让小勤这一个“哼”更不同于一般,更像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小顽强”。啊!借对了,用好了让我更增强了对人物把握的自信!侄女还有好多表情被我拿来化用在剧中小勤的戏里。平时侄女吃到好东西时,摇头晃脑,挑眉飞眼,还发出“嘤嘤”声音!那种满足的表情呀!这么好的表情我用在哪呢,不用多可惜呀!哦!排到第四场的时候,终于有地方用了,小勤要做买卖挣钱养家了,男主人翁“张大”帮她做好了一副挑子,得意的小勤在邻里面前正不知该怎么“鬼摆”!勤爹上来跟三婶、吕嫂说“逃荒前,在老家,我跟着老板熬过几次胡辣汤,没想到,现在用上了”爹说话间的这个缝隙里,小勤摇头晃脑,眉飞色舞,那个骄傲表情呀........充分表达了小勤此时此刻要创业的得意状和幸福感!


      我以往塑造的很多剧目中的人物,大都是美少女和美少妇,如《红菊》中的“红菊”,《香魂女》中的“环环”,《朝阳沟》中的“王银环”,《小二黑结婚》中的“小芹”等等,这些艺术形象都是以淑女美而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而且这些舞台人物形象又给人们留下了定式的欣赏习惯。我们这次排练《秦》剧,由于年代环境极端,导致人性极端。极端残酷的现实让生命更加顽强,小勤就是在这个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产生的具有顽强生命力的质感人物,如以常态的美去把握她,恐怕再美,也不能体现我们这个剧导演要求的“非常态”,在二度呈现上要展示的质感。质感:是艺术作品表现的物体的物质真实感。人的质感是一种内涵和外在融合之后不一而足的独特魅力的韵味,形成有视觉冲击力的气场。把握小勤这个人物仅用常态的一般美感是无法抵达角色那特殊的质感的。怎样把小勤这个遭遇极端却又活的积极乐观的人物,用非常态的手法呈现给观众呢。还得“追根求源”。小勤从一个“爹耕娘织,弟弟读书,小勤做饭”的完整幸福家庭,到遇饥荒、躲战乱、大迁徙,小小年纪的她,逃荒路上,亲身亲历,目睹了亲人,乡邻病死饿死,甚至一家绝户,全村灭顶的苦难年代!美美的四口之家,一路逃荒老天就给她剩下一个残喘老父。饥饿,惊恐,绝望,求生还在渺茫中。小勤和这群难民们一样,已经不哭,不呐喊、不控诉,命运的骤然改变使得这个有着顽强生命力的小勤出场就是一个打破常态的“不服命”的人物形象。在排练场,导演组的两位年青导演齐宁、李享达我们一直在寻找一个“不服命”的小勤,寻找她在剧里的生存形态和体态,寻找她人物肢体动作的支点。我们苦思冥想,搜索寻觅外化的、属于角色的肢体动作,交谈之间听他们说到“残酷戏剧”一词。我似乎搜索到了一个影子!2002我年在中国音乐学院上学时常去看先锋剧场演出,曾经看到过一个日本小剧场话剧,三个人物,他们各自遇到极致心灵撞击时,夸张的运用变形扭曲的肢体动作表达了我们不曾看到过的表演形式,很有质感的人物形象,女主人公一段大段的独白,歇斯底里,眼泪鼻涕肆虐的流在脸上脖颈上,直到干在皮肤上!男性人物一直用一个让人看着很夸张的手势表达他内心的焦虑,给人留下抹不去的心灵震撼和记忆!这个记忆一闪,我似乎知道该往哪里寻找了。一定得是非常态的。“大胆表现,打破常规”。但是在寻找的过程中遇到了瓶颈,那个一闪而过的“灵感”一直不来“临幸”!跃跃欲试,蠢蠢欲动被搁浅!在休息的空挡里,我想到我在第一天排练时,看之前他们已经排过的序幕,顶替“小勤”的演员和群众在某一个定格时,是曲腿或猫腰的站姿!又想起我侄女的一些夸张表情和奇特动作,我玩着,出着洋相,还非常不好意思地拐着腿扎马步,又试着往前探着身子手里像拎两个砖似的伸着脖子找“不服”或对峙的样子,又拐着腿走几步,把自己和在场的人都逗笑了!弄得我还怪不好意思的!两位青年导演不乏认真地说,咱都别笑,是这个意思,我们这个戏就是想要追求一种肢体语言,夸张的具有很强的表现力由内而外的异态的人物!由此,小勤的肢体雏形似乎产生了,但不知该怎么用,用到哪里!真的很不像样,想用又不敢用!两个导演一次次给我信心,让我坚信就这样找,告诉我这就是我们这个剧要做的!我第一次尝试着用这个“拐腿马步式”,是在第一场小勤说,“婶!说死说活,我也不上街要饭了”。排练进行到这里时,我是背对着观众席喊了一声“婶”一扭脸就有了用这个动作的冲动,我红着脸,忐忑地存下拐腿马步,探着身子提着拳头歪着头用“不服”的眼睛盯着导演们,“第一自我”就冲到了他们面前,我的眼神在问导演“这样行吗”!排练现场又一次笑喷,跳出戏外!导演们却肯定地说:“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再找找”。这时我真的有点感觉了,而且感觉很好!“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地球”!小勤的动作支点找到了!这个夸张的肢体语言很有弹性,存着身子猫着腰,能起能伏,能缩能伸,能仰能合,能张能弛,它实实能承载小勤们的不服,对命运的不服,对灾难的不服。他们不向苦难低头,异乡求生,坚决活出个人样来。

    一个支点,契合了人物对环境,对挑战,对生存,对爱情,对未来等等的支撑。横向纵向延伸开来怎么运用都自如。

    如当小勤面对恶劣环境时:从这个肢体支点上找“不服”,第一场和砖头瓦块儿抢地盘时,小勤一个人面对一群难民,此时是静场,我扎好马步,猫腰提拳,歪脖怒目,艮着头,曲腿走了一步、两步、三步,突然怒吼“谁规定,这是他的地方”!舒服呀!找准了外化的肢体动作演员表演起来真舒服!《秦》上演后我每场在舞台上表演此状时都能感受到,此时,观众对这种异常表演的人物质感带给他们的欣赏满足!
   

    如当小勤面对生存希望时:我在这个支点上外延化用此动作,如:三婶告诉小勤“跟我到大华纱厂洗油纱,一天能喝上三顿稀饭”时,我用拐腿马步,松拳反掌,高兴的不知所措,“哎,哎,哎”伸出双手迎接新的生活。
   

     如当小勤面对爱情来临时:我又在这个支点上延伸开来。在小勤跟陕西冷娃张大撞出爱情火花那一瞬,他们俩唱到,“今日事好奇怪,瞬息万变费解猜”此时我的拐腿马步扭捏妖娆,松拳垂手,扭腰送胯,变成曲腿走猫步,河南热妹的羞涩与生涩淋漓尽致。啊!还是那句话:找准了,用好了演员真舒服!天道酬勤哪,踏破铁鞋,小勤的舞台形象就是一个拐腿马步,猫腰艮头。此动作一下子使小勤这一戏剧形象具有了“扛、杠,力”的艺术质感。


   “大胆表现,打破常规”,《秦》剧中所有人物满舞台的“猫腰、马步、提拳、存腿”带给观众视觉和情感的震撼冲击力,使得台上台下遥相呼应!我们带着满满的自信,萌萌的期望在该剧的故事发生地与各界观众见面了,我们准备着听一片责骂声。


    但没有!却是一片异常的认可,认可的赞叹:怎么会这样演!这样演就对了!
哭了,我们都哭了,从团领导班子到演职人员!
   

    这出苦难戏,从坐排到的演出,导演要求提示所有演员不要用哭去演这个剧,要用坚强、用宁、横、愣、轴去演绎此剧人物。做为剧中人物我们不哭,走出人物我们哭了!

    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传播交流资助项目——原创现代豫剧《秦豫情》第二轮全国巡演上海站、徐州站,与您相约!
戏讯:


----分隔线----东方都市网----分隔线----投稿:975981118@qq.com 欢迎投稿
东方都市网,上海东方都市网,中国都市网,东方都市网财经频道站http://www.dushi.cx

免责声明:

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立场。 对本文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相关文章
  • 徐俊霞的发辫

    徐俊霞的发辫

    2018-10-13 12:28

网友点评